阿洛洛

一个意识流

去年刚入职的时候,还天真的想着,要是这份工作合心意的话,可以留下来。一周后,我为了自己的工作内容跟校长协商无果,眼睁睁看着这份工作生涯前途的光被掐灭毫无办法,于是在地铁上一路哭回了家,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人生二十多年最绝望的一次。我不去想象地铁上的人看到一个姑娘一路上控制不住大哭有多狼狈。
辗转反侧一晚上,第二天我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这是因为从这一刻起,我就决定了一年之后必定要不顾一切地离开这个工作岗位,放弃一切外人眼中的优待和福利。有的时候,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你看到别人的光鲜,却永远不了解背后的痛苦。
这将近一年以来,我不得不做着我最讨厌、最认为毫无意义的行政工作,被迫让他们霸占我的专业内想做的工作的份额。当我和其他老师讨论课程的时候,就会收到来自部门领导催命催活和抱怨的电话。说起来好笑,总有人认为教师朝九晚五还有寒暑假,多么清闲又舒适又高地位的工作呀。事实上我、我的同事,常常面对的是一周三天的加班,甚至连续一个月没有休息日的工作。而对于他们来说,在省会城市,手里拿着一个月总共2000块的工资,还需要花1000块租个单间生活,我觉得这种现实可笑。
我想周末自我提高学习英语,却被告知工作加班永远优先个人发展。请个病假要被部门领导质问半天。每天写着丝毫不创造生产力的材料文件,不推动学生发展的文字,然后看着部门领导生怕没有“伺候”好上层领导的媚态和奴性,和与之相对对待下属的官僚主义,我感到深深地厌烦和恶心。
今天我好不容易用两个双休日的加班,换来一天周末加班的“病假”,终于坐在周末英语课堂上,问老师能不能提供我错过的课堂资料,被告知你自己不来是你自己的事的时候。我真的委屈,不明白到底做错了什么。
当我看到学校的高中毕业生充满对未来的憧憬和朝气的时候,当我回忆起过去的时候,仿佛跟中毒似的忍不住掉眼泪。好像一夕之间就变得很脆弱。可是我无法控制。
于是我终于明白,成年人的生活,没有你愿不愿意,只有无奈。每当人成长,通过努力能达到的目标越来越少。

评论 ( 2 )

© 阿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