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洛

一个意识流

【霆峰】想握你的手(rps)



*突然很想写rps
*我们都需要一点支持和治愈
*“需要安慰的时候就打给陈伟霆吧。”
*“威廉哥……”


李易峰捧着手机有点得意地勾了右边嘴角。 

第二天晚上刚吃完茶几上的三文鱼反卷门就响了,陈伟霆在门口摘下帽子挂在衣挂上拖鞋。 

李易峰有点尴尬,第一,他还没把衣挂上的乱七八糟的帽子口罩收起来,上次陈伟霆来的时候落在那里的帽子却被他收在床头的柜子里。第二,他有点后悔没有先把茶几上的菠萝油吃掉,以至于陈伟霆看到那个写着繁体店名纸包笑了一下。苍天啊那也没什么用,桌子上还摆着他喝了一半的鸳鸯。

陈伟霆把自己甩到他面前的沙发上,盯着他,李易峰拿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西瓜,看电视里昨晚欧洲杯的录播——自从上次的事情,他被陈伟霆用那种叫全名的语气命令不准再熬夜(他大概只见过陈伟霆在表演的时候用这种口气说话,就像开启了另外一个人格,虽然他一直很相信陈伟霆具有那种很冷酷无情的一面,但陈伟霆却从未对他发过火)。说实话,那很有震慑力,他就像小时候被爸爸训斥的孩子,这次他却不能哭出来。他有点察觉,虽然看上去陈伟霆对他百依百顺,但是关键时刻他不得不承认陈伟霆是对的。
因为他知道这个人爱他。 

李易峰没有注意到这次进球的是谁,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如何趁陈伟霆没注意把桌上的菠萝包吃掉上。
谁知陈伟霆撑起上身道:“你快点吃掉它啦,摆在这里我会好想把它吃掉沃。” 

李易峰有点愣地盯着他一会儿,接着只花了几口便把面包咽下了肚:“有点化了……” 

陈伟霆坐到他旁边,伸手把他嘴角的黄油揩掉,跟他一起把球赛看完然后说:“我们走吧。” 

他有点懵:“去哪儿?” 
陈伟霆的眉毛抬了起来:“跳舞啊,你说过的,华尔兹。” 
李易峰有点明白了,他说的是舞室:“工作室那个?”可他根本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那意味着,又有好多时间要陷入和陈伟霆以及大伦或者司机什么的几个人相对无言地困在北京漫长地等待尴尬中,“在家里好不好~?你看,我把茶几挪开再把地毯清理一下……反正音响也……” 

“好,听你的。” 看吧。 


在李易峰收拾地毯的时候,陈伟霆走到窗边去拉了窗帘。

—TBC—

(因为临时写的很仓促,过两天补完)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阿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