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洛

一个意识流

【霆峰】潮夕

#陈伟霆×李易峰
#[和基友聊天的时候写的]



夕阳穿过整个海面落在海岸边,阳台的栏杆把暗橙色的柔光切成了一格一格,陆离地喷洒在白色的墙上。
陈伟霆手肘撑在栏杆上,似乎丝毫不在意铁锈沾脏了衣袖。打火机点了许多次,依旧屈服在海风中。

 “啧。”

他不得不回到房间,想着酒店怎么也该有火柴吧。然后他在空荡荡的抽屉里找到了它,捏起一根,火光在他指尖忽明忽灭,而后升起一缕青烟。 
他坐在床边,发呆一样看着浴室门上的侧影。丝丝烟雾升腾后是他微眯的眼,墨色如锋的眉。 
两边都是水的声音。
那边浴室里,隔着门哗啦啦闷闷的落水声,暖黄的光,那个人站在氤氲之中水幕之下。让人想就此闭上眼,从门缝间滑入,融进一个午后,或许有些潮热的梦;而背后,是墨蓝色的海水一阵一阵冲洗着海岸,遥远而稀薄无力的夕阳,混着未知即临的黑夜,透着丝丝寒意。

他需要一些清醒。


陈伟霆又回到阳台上,食指和拇指夹着那一支——是李易峰的,细细的,有一股淡淡薄荷味,但并不清细——像他这个人。
他还是倚在刚刚的位置,双目深远,眉头微皱,眼里是海的尽头如血的云。有多久没有这样静静地看过海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他想啊想,似乎大脑是一个被塞满形形色色人事的房子,而他无头无脑翻箱倒柜也找不到那样记忆片段。也没注意到浴室水停了,灯灭了。


李易峰站在浴室门口拿了块毛巾随意地擦头发,看着陈伟霆的轮廓。陈伟霆的肩膀比他宽,但是却不像他一样平。明暗间光线和紧致的棉料勾勒出三角肌的弧度。


他把毛巾丢在凌乱的床上,走了过去。 

陈伟霆听见他的脚步才回头。李易峰从他手里顺走了仍未抽完的半截烟叼进了嘴里。背靠上栏杆,懒懒的抬头吐出一个烟圈。 他的手臂展开搭在栏杆上,似乎丝毫不在乎白色T恤的感受,也忘了该有的洁癖本性。 

像是印象派色彩的昏黄染在李易峰的身上,这个人依旧湿漉漉的发丝在风中摇晃,水珠沿着发丝划过脸颊、仰起的下颌,又顺着长白的脖颈绕过喉结最终滑入衣领。粉色湿润的软唇含着那根烟,葱白长指间时不时夹着,无暇的清纯与混沌世俗在此间碰撞。陈伟霆几近木讷地盯着这样的侧颜,不自觉吞咽——这大约似梦,而他必然失眠。


接着那个人笑了,转过来看向他,嘴角依旧挂着李易峰式的猫弧,恶作剧得逞似的问他:“看呆了?爱上我了?” 
陈伟霆眨了眨眼,默然,后又嗤笑了一声,脱下外套扔进李易峰怀里。命令似的留下一句“穿上!”便进了屋。


不一会儿又回来,手中拎着一条新的白毛巾盖在了李易峰头上,大力揉了起来,道:“头发也不吹干,穿件短袖就在这里陪我吹风啊??我怕你妈妈怪我带坏你啊!” 
李易峰又笑了看他,露出一排白白的上牙,转头把烟头在栏杆上按灭,抬手撩起外套一边示意陈伟霆进来,“那一起啊?” 



陈伟霆顿了顿,钻了进去。 


心事何妨,不作情人亦无畏。

评论 ( 1 )
热度 ( 39 )

© 阿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