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洛

一个意识流

【霆峰】一场数星星引发的“血案”


突开脑洞。

本来想写均皓的番外,写到一半觉得实在太像霆峰了,于是改成了霆峰短篇【捂脸逃跑

 

  • 设定是高中同舍时代
  • 怕虫少年霆×怕痒少年峰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夏日的晚上明朗且清新,李易峰借上厕所逃掉晚自习站在教学楼走廊里盯着深蓝的夜空,试图找在书上看到过的天琴星座。最后因为一直目不转睛看着一片浅浅的闪亮星带搞到自己泪眼婆娑而恼怒地放弃。

 

下完晚自习之后,不依不挠的李易峰拉着陈伟霆陪他到操场草坪上找星星。九点过后,跑道上依旧有不少学生和老师家属在散步聊天,当然也不乏小情侣躲在树底下谈情说爱搂搂抱抱。要是被晚跑的老师发现了可就有好戏看了,陈伟霆如是不怀好意地想,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和李易峰同他们似乎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陈伟霆从来很鄙视模范作文里说夏日蝉鸣是优美的合唱那一套恶心人的说法,那些个破蝉一到夏天就没日没夜地瞎嚷嚷,吵得他每晚在床铺上燥热难耐地翻来覆去难以入眠。这当然不排除陈伟霆拿蝉鸣当其他见不得人原因的挡箭牌的可能。毕竟,他自认为也是一个处于躁动青春期的青少年。

 

 

“走走走,别待在看台上啦,树太多根本毛都看不到好吗?!”陈伟霆白到发光的板鞋刚挨到看台边边上就被李易峰拽着衣领拖走,险些由于突然后仰一屁股坐到地上。

“可是草坪上好多虫子叫啊叫的……”无奈的陈伟霆跟在李易峰屁股后面,走近看到草坪外围着一圈儿布条,竖插着一块木牌,上书“草坪刚修剪,请勿入内”。登时高兴到要跳起来,“哎呀峰峰,你看这都不让我们进了,我们要不就……”

然而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李易峰打断,“怕个屁,明天下午咱们上课草坪不还照样踩。”最终慢吞吞走到草坪中心被李易峰拉着躺下来。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李易峰似一幅jpg图片一样枕着手臂瞪着眼睛几乎一眨不眨地看着天空,费尽心机要用有限的知识和设备(一双眼)从一堆闪着微光的银点里找到那几颗。而陈伟霆呢,就是个完全无法安分的躺在那里的gif,一会儿面对着李易峰躺着——压疼了手臂,转个边,又感觉有小虫子钻进了袖口。李易峰再怎么专注也无法无视那边陈伟霆窸窸窣窣的动静和一声声“峰峰,峰峰”的哀嚎,有些恼火地开口,“你就不能安静点?!”——脑门上一个大写的井字。

陈伟霆在那边依旧扭来扭去,一脸天塌地低声嚎,“可是真的有虫子!”

李易峰白了他一眼,看也没看敷衍地在陈伟霆背上拍了两下,当做拍走了他身上的小虫,“哪有虫,个一八几大老爷们还怕虫……”

 

又十分钟过去,李易峰仍旧没有找到他想找的那几个星座,而那边陈伟霆几乎把自己给拧成一个麻花。李易峰一把把陈伟霆拉起来,似烤全羊一般拉着他转了一圈,懒懒开口道,“并没有虫子好吗?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拧巴的。”却不知此时陈伟霆天蝎座本性经由20分钟煎熬已经突破傻白甜外表,暗自酝酿了一肚子坏水。

“哎!峰峰,你别动别动!”李易峰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正经惊叫震得不由得绷直了腰背,感觉似乎有个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自己身上。

“你这里有个好——大——的虫子!”只见得陈伟霆的双手伸向自己的腰下,李易峰低头看去——那里,似乎,什么也没有?然而还没来得及怒骂陈伟霆这个骗子,此人的罪恶之手已经准确地捕获了他的痒痒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艹你妈放手,陈伟霆你放手听见没有?!”嘴上说着要陈伟霆放手的李易峰,身体却很叛逆地缩进了对方怀里——这似乎不是一个正确的躲避技能。

玩性大发的天蝎男仗着自己比对方身高体壮完全没有罢手的想法,反而变本加厉,“你叫我老公我就放手哈哈哈哈哈”

李易峰本着宁死也绝不折腰的革命宣言破口大骂道你休想你个臭牛氓。然而半分钟后,笑到抽筋的李易峰几乎被陈伟霆完虐到跪倒在草地上。陈伟霆瞧这倔模样,有点心疼,“行行行,不叫老公,叫威廉哥也是可以的噢。”手上却依旧没停下对平日探索出的敏感带的不知疲倦地侵犯骚扰。

僵持了一会儿,在草地上滚来滚去的人发出一声蚊子一样的“威廉哥”。陈伟霆讪笑着不肯放手“你说森磨?我没听见,你大——点——声——”

 

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胜利希望的李易峰只能破罐子破摔。

“威——!廉——!哥——!”石破天惊吼声并没有吓到天蝎男,反而惹得操场上人纷纷侧目,李易峰觉得自己简直颜面扫地,于是决定在陈伟霆放手的那一刹那跳到对方背上压他一个狗吃屎。

 

然而机智如天蝎男怎么会让他得逞呢?陈伟霆顺势弯腰一顶,李易峰就顺着他的背在空中手舞足蹈地“啊啊啊啊”翻了个圈儿滚回了草地上。

 

艹泥马。

啊。

 

喘着气的金牛男觉得心很累,非常累,不仅心累身也累,怒气值还max。好容易喘过气儿来之后,低声对笑得一脸傻样的天蝎男怒吼,“你滚!”

然而早已见识无数次的天蝎男并不买账,还贱兮兮地站在那里扭着屁股冲他笑,“我不滚~”

“你给我滚!”继续吼。

“我就是不滚!”继续扭。

李易峰无奈,翻了个白眼扭过头不想理他了。

陈伟霆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屁颠颠绕到他眼前蹲下来,“对不起啦宝贝儿~❤别生气嘛”

“谁是你宝贝儿,滚!”李易峰翻了个身,对着空气吹胡子瞪眼。

陈伟霆又屁颠屁颠绕到另一边,“好嘛好嘛,别生气嘛宝贝儿❤”

李易峰又翻了个边儿。

陈伟霆又追过去蹲下,“别生气啦,我给你跳个舞好不好~”

这回李易峰忧郁着要不要再翻身,一会儿撅着嘴瞪着陈伟霆。

陈伟霆知道他这是示意他“快跳呗”,正是傲娇金牛松口的契机。于是嘿嘿一笑地往后退了两步给自己寻了个空间。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思考,陈伟霆周身气场突变凛冽来了段free style. 宽松的校服长裤和文化衫意外的恰好适合跳街舞,完美的肌肉线条在袖口下若隐若现。他耸动的肩膀让微风都带上节奏,联动的胸口叫嚣着,顶动有力的腹跨性感呼之欲出。看得李易峰面无表情小鹿乱撞内心充斥着此起彼伏犹如迷妹的小尖叫。

 

陈伟霆单手倒立潇洒地完成这段solo,接着翻身躺到他身边,邀功似的问,“怎么样怎么样,很帅吧?”

李易峰转头看向天空,干巴巴地说还可以吧。内心默默期望晚上太黑脸红不会被发现。

 

什么叫还可以啊,你心里明明在喊老公帅飞了好么,陈伟霆心想。蹲起来往前滚了一圈滚到李易峰肚子上。李易峰惊叫一声,侧身咕噜噜又往外滚了好几圈。陈伟霆见状,也不顾一身草屑,又蹲地像好动的三岁小孩在榻榻米上一样接连向前滚了好几圈扑到企图闪避的李易峰身上。

只听见噗通一声,刚刚还“哇啊啊啊啊啊陈伟霆你不要过来”的李易峰陷入了死一般沉默。

陈伟霆心里一沉,心想完了完了完了肯定玩脱了。冒着被狂揍的危险小心翼翼地爬过去看看李易峰怎么样了。

只见李易峰皱着眉头闭着眼狠狠捂着鼻子,细听一阵嘶痛。

“峰峰你怎么啦怎么啦?”陈伟霆心想坏事儿了今晚要完蛋了。

“陈伟霆你这个混蛋撞到我鼻子了!嘶——痛死了好吗?!”李易峰缓缓挪开自己的手,心想要是自己的俏鼻给陈伟霆撞塌了一定得赖他一辈子帐。却没想这话要说出去听上去有多像表白。

“哎呀我错了我错了,你让我看看!”陈伟霆慌慌张张趴到李易峰身上捧着对方的俊脸左看右看,手指抚过脸颊又捏捏鼻子,把李易峰的脸都快摩挲红了,李易峰隐隐约约觉得对方这关怀道歉有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在哪儿。试图别过脸躲开对方点火一样的手指尖。

 

“峰峰啊,我看鼻子这里好像有点不对啊,你别乱动啊!”听到对方口气里的害怕和严肃,李易峰慌了。心想自己这张好脸莫不是真的要破了相了,将来自己还要靠它吃饭的呢!

 

哪知对方捧着他的脸凑过来突然吧唧一声亲在了他的嘴上。

 

“陈伟霆你这个臭流氓!!骗子!!!!!!!!”李易峰大吼,紧接着感觉鼻腔一阵温热,什么液体顺着鼻翼流到了脸颊。

 

“……”

“哇塞峰峰,你好纯情啊!被我亲到流鼻血诶!”始作俑者哈哈哈哈哈哈狂笑着趴倒在李易峰身上。

李易峰留着鼻血使劲揪着陈伟霆的衣领试图把这个不要脸的从自己身上拽开,“纯情你个头!还不是怪你!!快给我拿纸巾来!!”

陈伟霆一边在他身上雷打不动地笑个不停,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抽抽颤颤地帮对方擦鼻血。擦着擦着,越发觉得对方撅着红艳艳的嘴生气瞪他的样子太可爱,又忍不住在李易峰嘴上多亲了两口。

李易峰推他,“喂喂,你没搞错吧,这里是操场诶。”语气里没有一点强硬,双手虽是推拒却透着一股欲拒还迎。

“哎呀没事啦,晚上别人看不清的啦。”陈伟霆说罢又抱着李易峰悉悉索索亲起来。

 

 

“诶诶诶那是谁!那是谁?!说了操场不让进还非要进!”正当气氛即将陷入脸红心跳暧昧升温时不远处一道凌厉的男声打破了夜晚的静谧。

 

“谁?”

“好像是守操场的王大爷?”

“……”

“好像过来了。”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陈伟霆嗖地一下跳起来,拉起李易峰的手腕,“跑啊!”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阿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