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洛

一个意识流

【霆超/M超】不如不见(短文)

梗来源于知乎的一个回答

 

-2014-

 

[我觉得我还是忘不了你]

 

项允超看了短信,呆呆看了好久,冷哼一声点了删除。

 

-2004-

 

项允超从床上爬起来,阿霆已经走了,连旁边的床单都是凉的。好像从没有存在过。

整个房间,除了周围那人的一点淡淡的味道和床单的腥味昭示着项允超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是冰凉的。

虽然都酒醉,但是彼此都清楚自己干了什么。

只是心照不宣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2014-

 

[阿超,晚上到我家来吃饭好不好?有你最爱的黑森林~]

项允超闭眼都能想像出对方孩子气地举着手中挖了一块蛋糕的铁勺拜托自己尝一下的样子。

“尝尝看嘛,就一口!”

好像真的能够含一口甜腻腻的樱桃酒奶油味似的。

[好]

 

-2004-

 

明明是阿霆先逾了矩。

明明都以为只是各取所需,偏偏要在晦暗不明的光线和余热中种下那个吻。

而那个吻变成一颗梦魇的种子在项允超心底发芽,只能长在每日昏睡的黑暗中,借着苦涩的湿润疯狂的抽枝,攀借一切触碰的痕迹,缠绕一切说过的话语。

只是得到一个笑容,或是回应凝视的不经意的眼神的营养,都茹毛饮血丝丝蔓延。

最终长成一张密密细细的藤网,带着如同玫瑰般的刺盘绕在心脏上。

项允超不是没想过试着给它们阳光,不是没想过试着让它们开花。

回答他的总是阿霆的一笑而过。

 

直到有一天。

阿霆跟他说,他好像喜欢上一个女生。

她好可爱喔,她笑起来的样子眼睛下面肉肉的,她的头发在阳光下有着软软的金色。

好想,照顾她,把她抱在怀里,看她害羞挣扎的样子。

项允超说,嗯。

那阴暗中的藤网收缩缠紧,倒刺勾进心脏的皮肉里,渗出的血珠却被如饥似渴的枝叶啜尽。

直到阿霆向女孩表白,女孩点头接受。

从此,阿霆打篮球时观众席的位置多了一个撑着脑袋的女孩子,项允超从高高的窗台转身走开。

从此,阿霆的袖口上挽了一只手。项允超在前面走,没有回一下头。

 

项允超问他,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个星期后,阿霆回信说,

[没关系。]

 

是一场烈火,烧尽了所有的枝脉,全部化为灰烬,烧焦皮肉也在所不辞。

连苦涩的湿润也蒸发为干涸。

 

-2005-

 

项允超面无表情地看着漆黑的窗外,而窗外映着窗内的角落里阿霆把刘海勾到耳后。

女孩蹦蹦跳跳从身后捂住阿霆的眼睛。

项允超转头。

 

-2006-

 

“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留下来?”

“这里不适合我。”

女孩哭着问,如果我都不适合你,那哪里适合你?

阿霆抿了抿嘴,不是你不适合我。

“那你到底想去哪里?!”

“……香港。”

 

-2007-

 

项允超还是扔掉了躺在抽屉里的老手机,换了一只新的。

项允超继承了公司的副总裁职位,在商场上初露头角。

项允超想向父亲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不比哥哥差任何一点点。

项允超没日没夜的工作、审核各项策划、出席各项会议。

偶尔在办公室的沙发睡着的时候还是会梦见阿霆,醒来的时候又忘记。

 

-2008-

 

阿霆跟随耀文哥,打下了第一条街,砍了第一个人,收了第一笔帐。

在酒吧遇上帐主大老板的女儿Michelle。

干柴烈火。

被人从街上绑走,

被同门明哥手下打得半死不活,

Michelle哭着抚着他的脸,求求你不要有事。

阿霆推开女人,阿霆告诉自己,

混黑社会的,在这个世界,没有最狠的,只有更狠的,而他,要做更狠的那个。

 

-2009-

 

项允超发誓要把项云杰从总裁位置上挤下去,不惜一切代价。

孔心洁挽着他的手说,允超啊,陪我去参加晚会嘛。

项允超不动声色地勾勾嘴角,好。

他可以答应对方任何无理取闹的要求,只是绝不会交付真心。

只有他利用别人,不会有人要挟自己。

竞争公司的总裁说项允超是个狠角色。

项允超听见了,笑笑不置可否。

要说学会狠,理性永远比感性狠,这是某个人教会他的道理。

翻开手机,

[父亲,香港那边交给我处理。]

自己已经铺垫的够多了。

 

-2010-

 

阿霆打开敞篷跑车的车门,把钥匙丢给手下,摘下墨镜。

他当然知道明哥死后Irene姐有多少次想方设法弄死自己。

阿霆的眼珠里摇曳着红酒的色泽,是冰冷的。

干掉比你狠的,告诉全世界,你是最狠的。

在这个世界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2011-

 

天宇在香港的地产出了点岔子。

钱和势力的对抗。

这是个棘手的问题,谁都知道香港的哪块地不是被和胜和、和安乐、14K这些黑帮割据,要协调各方利益从中赚取一份金,有难度。

项允超说,给我订一张飞香港的机票。

有钱,就可以有势力。

谈合作,他项允超最擅长。

谈手段,他项允超更擅长。

 

桌上的电话铃响了。

“项总,您的姜汁撞奶,要送进来吗?”

“送进来吧。”

项允超盯着白色保温杯上用马克笔涂的“I Love C”,嘴角不由得向上弯起。

跟个小孩似的。

Mike就是那样莫名其妙闯进项允超的生活。

 

-2012-

 

Michelle捏着戒指站在教堂前说,求你,跟我一起去美国吧。

哪个女人都不愿意突然有一天,自己所爱的男人暴毙街头。

我们过完了今天,敢不敢期盼明天的早晨,再看到你的脸?

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那我们分手吧。

阿霆说,我最近刚接了台湾商界巨头的大单。你给我三年时间,等我们的生意上了轨道,我就跟你去美国。

Michelle心如死灰,那是你的生意,不是我们的。

 

-2013-

 

阿霆在地狱走完一遭,勉强捡回一条命。

Michelle哭着说,我不想在过着不知道明天还有没有你的日子。我好害怕。

Michelle离开的时候阿霆没有挽留,只是看着她消失的发尾。

外头每一股势力都在寻找阿霆的踪迹,要他置于死地。

阿霆被不明人抬上离开香港的船才明白过来,自己的阴谋家,当得还是太嫩了点。

只是不明白自己得罪了这么多人,还有谁有能力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偷梁换柱。

 

-2014-

 

项允超迈进病房的时候,阿霆以为自己在做梦。

项允超和十年前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修剪利落的手指甲,一丝不苟的刘海。除了眼神和一尘不染的银色西装。

项允超说了什么,阿霆不记得,只有如同舐血的微启红唇挥之不去地在阿霆的眼前循环回放。

 

-2010-

 

阿霆放下报纸,抿一口酒杯沿上的盐粒。

坐在吧台上的高脚凳上冷冷的看舞池里的人们摆动的头颅。

穿着红色吊带背心的女人靠在身旁的吧台上,大红色口红在阿霆的酒杯边沿留下一个诱人的痕迹。

阿霆不动声色地另点了一杯威士忌。

女人扫兴地扭头走开。

报纸上写,天宇集团总裁职位今日正式由原副总裁项允超接任。

 

-2014-

 

项允超握着手机躺在Mike怀里,说你帮我把头发吹干。

Mike指尖轻柔地在项允超细碎柔软的头发里穿梭。

项允超说,小心点,要是你吹焦了一根头发扣你工资。

Mike傻乐出一口白晃晃的牙齿,好的,老大。

手机震了一下,收到一条新短信。

[我想见你]

 



[太晚了。]

发送。

您将删除所选收件人的所有信息?

是。



END.




【后话】

这篇是先出梗后定人的,两个西皮我都爱,因为都是霆峰没有先后。就是想写这么一个故事,但总是想说很多但是文力不够_(:з)∠)_所以写在后记。
 项允超和阿霆两个人爱上对方的时候对方都不爱自己。
 阿霆先后爱过几个人,兜兜转转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对最初的难以忘怀。
 项允超其实一直都没忘记阿霆,阿霆的决绝是让他变得狠的一个促因。他会去救阿霆,一开始是因为对这个人还有点念念不忘。但是Mike的出现软化了曾经烧焦的心脏。
 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感情里学会点东西。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阿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