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洛

一个意识流

【Reutze】Fall for you(甜甜甜)

故事纯属脑洞,有各种梗,尽量不ooc,作者正在以后也努力爱他们=w=

没想出比大手marcohan的图更合适的配图 

一月的迪拜依旧热浪逼人。沙滩上横七竖八地卧满了来度假的人们,做出各种撩人或者慵懒的姿势,惬意地把自己的肚皮贡献给热辣的骄阳。

 今天有些许海风,味道值得赞叹,咸咸湿湿的还带一点青草香。格策打开窗户时这么想着。还值得安慰地,过去的几个月里一切进行顺利,比他想象的害怕的情况好。

 他喜欢阳光,这不是什么秘密,他的亲人还有马尔科和凯瑟琳都叫他Sunny。带着被阳光净化的心情去洗了一个澡——可不能被罗伊斯嘲笑说还带着一身酒味。跟爸爸妈妈说再见并再三保证不会再喝太多酒之后,他终于能够出门了。

 法比安说迪拜南边有个很棒的蹦极,很多尝试过的人都说它很棒,从那个悬崖上跳下去好像世界都在身下旋转。马里奥没有蹦过级,这是第一次。想到马上要去迎接这么令人兴奋的东西,尝试一样这样新鲜激动的事物,他有点害怕。但是肾上腺素已经涌上了大脑,似乎快要神志不清,脸上的温度飙升着,心震动着,声音震聋了大脑。

 罗伊斯在车里等他,他打开这辆不太新但是很干净的租车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车里充满阳光的味道,罗伊斯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味还有他刚洗过澡沐浴液的味道。罗伊斯握着方向盘玩味地看着他:“怎样?做好准备了吗?我以为某人会吓得假装感冒不来了呢?”

 “哼,我会怕这个?!你也太小看我了。”

 “噢,得了吧,是谁当初在球队入住的酒店里看到自己房间墙上有蜘蛛吓得跑到我房间里不肯走的啊?”

 “可是那只蜘蛛有一个拳头大好不好?!!!”

 “那不还是怕了?”

 “……” 

 马里奥知道自己说不过他,把嘴一撇,赌气不想理他了。

 马尔科“嗤”地轻轻一笑,揉了揉肩膀,发动了汽车。都是这个没有自控力的小胖子害的。昨晚喝太多酒,送他回来的时候已经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哈喇子都流到自己的胳肢窝边上了。睡得那么香,叫也叫不醒,只是嘟囔着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横了心,愣是把这个小胖子扛回了酒店。路上巡逻的保安看到他目瞪口呆,估计要不是发现他肩膀上这家伙穿着背心短裤,是个男人,那保安就要以为他罗伊斯是在酒吧外面“捡尸”乘人之危酒后乱x的男人了。

 到了的时候法比安和他的女朋友凯瑟琳已经在那儿等着了,法比安看着马里奥不怀好意的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沐浴露蛮香的嘛,嗯?”马里奥吹了个口哨鼓起腮帮子不理会哥哥的日常调戏。

 法比安搂着凯瑟琳的腰,亲昵地抵着她的额头一边安慰她一遍说服她和自己情侣跳。那个女孩虽然看上去真的非常害怕,但却又因为爱着她面前的这个人,想要和他在一起面对恐惧和极度的兴奋而犹豫不决。但最终,不知道法比安说了什么,她同意了,紧紧地抱着法比安似乎害怕下一秒他就会飞走似的,环绕着法比安揪着他的T恤的手微微发抖。

 马里奥看得心慌,他总担心那绳子不牢固,总担心如果他的生命就这样意外地终止,总担心他的梦想还刚起步就断送,更担心他不能和爱的人一起度过余生。

罗伊斯似乎看出来了这个家伙的担心,因为他一言不发紧紧地抿着嘴唇,呼吸有点儿短促。罗伊斯从后面握住他的手,从后面凑过脑袋来在他耳边呢喃道: “别怕,我在这里呢,我们可以一起。”

格策转过头很想反驳他:“我才……”但是他知道他的手在马尔科的手里发抖,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自己辩护。

罗伊斯就在那阳光下,柔软的金发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地被微风吹得跳动着。他的眼睛因为正对着阳光眯着,马里奥可以看见他脸上浅浅的棕金色胡茬,可以透过他密密长长的金色睫毛看到他的双眼笑着盯着自己。

他挪不开双眼,他觉得早上的阳光好热,晒得他的脖子也好热。但是就是变得安心了些。

“呃……那什么……Marco……”他为难地开了口。

“嗯?”

“我要是把早饭吐出来了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罗伊斯被他逗得笑得前仰后合,他脑补了一下那个样子,说“那你就吐好了,反正吐到海里面也不会因为营养过度引起赤潮哈哈哈哈。”

“恶~你不要那么恶心好不好!还赤潮!!”马里奥做了一个吐舌头的厌恶表情。

“别担心,以你的身体素质是吐不了的,除非……”马尔科歪着嘴笑得很邪恶,退开了一点点,好让眼睛从马里奥的脸上直勾勾地一直扫到了他的腰。

马里奥脸有点红,“除非什么?”

“除非你怀了,”马尔科放低了声音靠近马里奥说,“还是说我昨天亲了你,你就怀了?”

马里奥想起了昨天的事情,红晕扩散到了脖子根。昨晚他们在酒吧里玩国王游戏。噢天哪,真是不堪回首好吗。昨晚简直是他这辈子玩国王游戏最最丢人的一次。几盘过去后气氛被炒得热了起来,大家都跃跃欲试的时候,马里奥终于抽到了鬼——也就是“国王”。他把底牌亮了出来,眯起了眼睛,坏坏地笑着舔了舔嘴唇边。

“请4号‘霸道’地亲吻5号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说完看到罗伊斯脸上的笑僵住了,变成了一个为难的表情。罗伊斯的眼睛抬起看他又看回自己手上的牌,然后又看向他,好像在说“你看你干的好事。”罗伊斯慢慢地放下了自己的牌——黑桃4。

然后大伙儿一个一个放下自己的牌,法比安是1号,他女友凯瑟琳是7号……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大家都满心以为他是要被马尔科亲的5号了,结果那人居然哈哈一笑放下牌——是9号。这下只剩下了一种可能,法比安顿时笑得抽筋了翻开了桌上剩下的那张牌——明明白白的黑桃5——5号居然是马里奥自己。

这下子全场10个人都笑得前仰后合了,马里奥打死也没想到自己的坏主意最后居然落在了自己头上。他在众人幸灾乐祸的大笑中尴尬地抬头看向的马尔科,这·家·伙·居·然·在·笑!!!你妹你笑个什么啊!好像被点到的另一个人不是你啊!!他觉得脸及其烫,想要躲开那人的眼神,可是罗伊斯的眼神好像黏在了自己身上躲也躲不开。喂!!流氓啊你笑个什么鬼啊你!!

“哈哈哈哈哈好了我亲爱的弟弟,该是你去接受惩罚的时候了哟~”法比安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做了个鬼脸搂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向包厢中央。他从未感觉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是那么火辣辣的,好像有四面而来的热水涌向他搞得他不敢往自己面前地板以外的地方看,进退维谷的感觉。

另一边罗伊斯也站起来【意外地?】爽快地走到了他面前,【霸道地?】捏起他的下巴,笑了笑:“嘿,这可是你自己提的要求啊,可不要怪我,”然后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准备好了吗你?”那句话的热气随着一点点酒精的味道吹到马里奥的脸上,就好像充满热腾腾的酒精气体的屋子里的一个火星,迅速点燃了火焰并且引爆了马里奥胸口的心跳。他觉得自己快要被这震耳欲聋的心跳震得晕过去,正当他感觉可能要创造21年中最丢脸的事情的时候,有个手圈住了他的腰。

马尔科当时心想这家伙要是事后找我麻烦的话,我一定要说是你自己要求霸道的效果的啊。可不能暴露自己觊觎马里奥的腰多年今日终于获得了良机。与被众人调侃的大胸不同,其实马里奥的腰搂起来很细,从背部到腰部的线条也很令人羡慕,摸起来也很……嗯好。马尔科从小就瘦而且相当难长肉,所以他一直对于肉肉的又可爱的人没有抵抗力,就好像现在对怀里这个肉肉的小胖子没有抵抗力一样,尤其是马里奥现在害羞脸红得根本就不敢看他,他感觉脑子里塞满了热乎乎的蜂蜜水,他好想就这样抱住马里奥再也不放开。

在一片口哨声中,他凑过去,嘴唇触到马里奥软乎乎的嘴,滑滑润润的让他忍不住要好好蹭一蹭,仿佛小时候在吃一根草莓牛奶味的棒棒糖的时候轻轻吮吸。好像被这甜蜜的味道蛊惑了似的,他侧过头轻微张开嘴唇伸出舌尖想要尝尝这个“棒棒糖”的滋味。是迷恋,他曾不止一次地意识到自己的感觉。舌尖划过那嘴唇的时候,他感觉怀里的人颤了一下,手上也一沉。马尔科从醉酒般地幻境中清醒过来,完了完了,这个家伙被吓到了。尽管他无比享受贪恋来自马里奥甜呼呼的鼻息和热热的脸颊,他知道是时候该放开他,免得马里奥真的瘫在这个酒吧里,更免得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更进一步的事情。他控制自己好久好久,今天、现在很好,但真的不是现在。

后来马里奥不说话地喝了很多很多,为了把自己脑中嗡嗡的声音和脸上的热度赶走。可是这只能起到反作用,他越喝越晕,越晕越想。马尔科看他实在是喝得太多了,走过来拦住他,对法比安说带他去外面吹吹风醒醒酒,到时候把马里奥送回酒店。马里奥一看,终于有人愿意带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就迷迷糊糊答应了,跟着马尔科出门去兜风。

当然他不知道自己在保安眼中自己是怎么回到酒店的。

真是太丢人啦啊啊啊!!!

“怀你个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对面这个人总是有办法抓住自己的小辫子让自己手足无措。但是就是讨厌不起这个人来。

“那边两个!轮到你们啦!”蹦极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叫他们了,格策第一次希望等待更长一点。

“别怕,我在这里啊。”那只手紧紧地搂住了马里奥的肩膀,告诉他这里有个人会在他身边。就好像在他的转会新闻被爆出来的时候,千夫所指,几乎所有人都对他咬牙切齿。那些人伤害他的亲人,在他家门口泼颜料,让他害怕自己不敢再走下去,害怕得不敢出门的时候,马尔科出现在他家门口,向他承诺接送他去训练。他知道马尔科对于自己的转会恐怕是最难理解的一个人。那时候处于冷战的他们在训练场上也不说话,短信也不再发,他以为从此要失去他。但是他没有,他就那样好像无缘无故地打破了冷战回到了他身边,成为他的依靠。

当他们站在升降机里面的时候,马尔科说:“嘿,马里奥,我给你唱首歌哈,我最近单曲循环它好久了。”

“But if I fall for you, i'll never recover

 但若我为你倾倒,这一深陷便再覆水难收

 If I fall for you, i'll never be the same

若我就此爱上了你,我便再无法像以前那样

I really want to love somebody

我如此希望能找个人能让我倾心去爱

I really want to dance the night away

渴望整夜狂欢舞动无休

I know we're only half way there

我们如今才行进至半

But you can take me all the way……

但我知道你会全程相随……”

唱到一半升降机停了下来,搞得罗伊斯以一种诡异的音调唱破了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两人对这诡异的破音笑得肚子疼。

 “这是什么怪音啦哈哈哈哈哈哈!”格策嘲笑道。

 “我也不知道啊都怪这个破升降机啦哈哈哈哈哈哈你别笑了再笑把你扔下去!”罗伊斯回击。

 然后马里奥就噤声了。

 “你要是下去后胆敢告诉别人……”罗伊斯手肘勾过格策的脖子。

 格策识趣地摇了摇头。

 罗伊斯心满意足的眯眼笑了,任由工作人员把他们的腿绑好。

 “还紧张吗?”

格策意识到刚才罗伊斯唱歌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他真诚地看着罗伊斯笑了。

 “好多了。”

 罗伊斯也笑着沉着眼睛看着格策,他的眼睛一点也不想从这个人脸上挪开。马里奥有着很深的双眼皮,浓黑的睫毛衬托着他清澈的棕绿色眼睛,再配上弯弯的浓黑的眉毛,好像有种奇异的说不出的魔力,全世界独一无二。

 他只想拥有他。

 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深深陷进去了,不是刚刚开始。

 但他不清楚从何时起,会没有理由地去靠近他,会想替他捋起额前掉下来的一缕碎发,会想在球场上庆祝的时候一个人搂住他,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脸颊蹭着这个人不肯撒手,想要成为他的依靠。

 他也不清楚从何时起,他的眼神早已出卖了自己的感情。

 他微笑地在马里奥的额头上轻轻落下最单纯的一吻。

 “抱紧我就好了,”同时他自己也越过马里奥的手臂把他抱得紧紧的。

 “嗯。”马里奥的手在颤抖,但是很有力量。

 风声一凌,他们一起跳了下去。

 失重坠落的感觉很可怕,什么东西都没法抓住,都没法稳住身形让自己停下来。马里奥唯有收紧双臂尽全力抱住马尔科,紧得几乎要融在一起,因为马尔科是唯一的依靠。他也没有办法呼吸,只能紧紧地憋住气息努力让他的心回到原位,努力不让心脏跳出胸口。

 全世界都旋转在底下,全世界都迎面飞速袭来,但是他在一个人怀里。 

 我们一起面对,无论何时,我会想着你。

 

无论何时,我都会在你身边。

你不要害怕,你也不要难过,我在这里呢。

 我最好的一份都在这里,都给你了啊。

评论
热度 ( 12 )

© 阿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